星期日 , 11 十二月 2016
编辑推荐
首页 » 推荐好书 » 这是李安最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原著小说

这是李安最新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原著小说

这是一个关于爱、勇气和忠诚的故事一个年轻人终于在这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出版信息]

  书名:漫长的中场休息

  作者:〔美〕本·方登

  译者:张晓意

  出版:南海出版公司

  书号:978-7-5442-8511-7

  定价:45.00

  [编辑推荐]

  李安最新电影《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原著小说

  这是一个关于爱、勇气和忠诚的故事

  一个年轻人终于在这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获美国国家书评人奖,入选BBC本世纪必读12本小说

  然而,无论技术如何革新,都无法胜过原著小说中宏大的人类精神,爱和真正的勇气

  [作者简介]

  本·方登(Ben Fountain)美国著名作家,1958年生于北卡罗来纳州,现居得克萨斯州达拉斯。作品获得诸多文学奖项,短篇集《与切·格瓦拉的不期而遇》获海明威奖,长篇小说《漫长的中场休息》获美国国家书评人奖。

  [内容简介]

  《漫长的中场休息》是美国作家本· 方登的长篇小说,也是李安电影《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原著。

  比利·林恩所在的B班士兵,在伊拉克赢得了一场3分43秒的短暂胜利。一夜间,他们成了美国的英雄。

  每个人都说着“感谢你们”,记者、好莱坞导演蜂拥而至。他们甚至还被邀请参加超级碗的中场秀。

  绚丽的烟花在耳边炸响,伴舞身上的亮片在身畔旋转,战争仿佛无比遥远。但有那么一刹那,比利觉得还是打仗好,总比被人当舞台布景挪来挪去爽多了。老天作证,打仗确实烂透了,可他实在看不出这种无聊的和平生活又有什么好的。

  这一天,比利· 林恩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挑战。

  《漫长的中场休息》一经出版便在《纽约时报》等各大媒体收获如潮好评,李安尚未读完便决定将它拍成电影。并获美国国家书评人奖,入选BBC本世纪必读12本小说。本·方登通过一位参加伊拉克战争的19岁少年的眼睛,对战争和纸醉金迷的美国梦进行了辛辣有力的讽刺。正如比利· 林恩自己所言,“这感觉其实很奇怪,为这辈子最糟糕的一天得到表彰”。

  改编电影《比利· 林恩的中场战事》中美同步上映,跻身奥斯卡夺奖热门,带你领略视觉奇迹。但无论技术如何革新,都无法胜过原著中宏大的人类精神、爱和真正的勇气。经过一番挣扎与救赎,一位年轻人终于在这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媒体评论]

  《漫长的中场休息》是一个关于爱、勇气和忠诚的故事,它讲述一位年轻人终于在这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这个故事关于军营里的兄弟情,关于他们深厚的感情和做出的牺牲。——李安

  《漫长的中场休息》实在是高明之作,格局宏大,情节扣人心弦,文风细腻却又令人捧腹。阶级、特权、权力、政治、性、商业、战争中的生死拔河,都在比利 林恩那天的超现实体验中一一登场。《纽约时报》

  《漫长的中场休息》迫使我们去思考大家都不愿面对的事:我们可能真的再也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华盛顿邮报》

  《漫长的中场休息》是普利策奖等级的作品,对当代战争从开战到推销给大众的过程,勇敢地进行了令人眼睛一亮又不禁捧腹大笑的讽刺。《旧金山纪事报》

  《漫长的中场休息》切中战争要害的幽默,与《第五号屠宰场》形成鲜明对比,战争成了无间地狱。《科克斯书评》

  《漫长的中场休息》对伊拉克战争的讽刺有力而深刻。如果有人打算把这近十年的血泪冲突抛诸脑后,本书是对这些人最好的谴责。《华尔街日报》

  语言尖刻而迷人,见解却又是如此锋锐。本 方登以这本风趣的小说,对美国对华丽排场和战争的执迷提出一针见血的批评。《赫芬顿邮报》

  作者笔下的主角充满希望,谨慎天真,时而极度睿智,时而完全迷失,却又别具洞见。《漫长的中场休息》为现代战争如何影响人性做了精辟有力的剖析,以细密到位的语言与角色塑造,带着读者一路走过比利的旅程,给人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书单杂志》

  笑中带泪,如此令人深思的小说,鲜少能以这等气势收尾。《洛杉矶时报》

  这些看似紧急夸张的元素,其实正是我们的日常生活。——本· 方登

  [精彩摘句]

  人能知道什么呢——过去是一片迷雾,吐出一个接一个的幽灵,将来是深不见底的黑洞,任何猜测都是徒劳的。

  过去两个星期,因为在战争中学到的东西,比利自以为高人一等,比别人聪明。啊,他错了,这些愚蠢无知的傻瓜才是掌管一切的人,他们的祖国梦才是左右大局的力量。他的现实不过是给他们的现实做牛做马,他们的不知道比他的知道更加强大。

  现在,他经历了他经历过的,知道了他知道的,这意味着什么?某种可怕甚至是致命的想法在比利心中升起。从战争中学到你该学的,做你该做的,如此一来,你是不是就成了那些把你送上战场的人的敌人?

  左右大局的是他们的现实,但又如何?这救不了你。这不能叫炸弹或子弹停下。比利心想,有没有一个临界点,有没有一个死亡人数能把祖国梦炸得粉碎。虚幻能承受多少现实?

  他们说,感谢你们,声音像对爱人说话时一样颤抖。有时候他们会直接说出来,我们爱你。我们感激不尽。我们珍惜、感恩。我们祈祷,祝福,敬爱-尊敬-热爱-和-崇敬,这些话发自他们的内心,他们在说出这些有力的词的同时体味着它们的含义,矫揉造作的辞藻在比利的耳边像虫子撞到电蚊拍上那样噼啪作响。

  没人冲他吐口水,没人骂他是刽子手。相反,每个人都表达了绝对的支持或赞同,然而比利觉得这情景同样怪异而可怕。他的美国同胞身上有一种残忍的东西、一股狂热、一种欣喜若狂、一种强烈的需求。他感觉这群人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些什么,这群中产阶级律师、牙医、足球妈妈和公司副总,都想啃一口这个刚刚成年、一年只挣一万四千八百美元的步兵的肉。

  无论这些美国同胞是什么年纪,什么身份地位,比利都忍不住把他们当作小孩子。他们像一群聪明自负的孩子,大胆高傲、独断专行,费多少口舌都没法让他们明白战争就是不折不扣的罪孽。比利同情他们,鄙视他们,爱他们,也恨他们。这些孩子,这些男孩女孩,这些娃娃,这些婴儿。

  B班占有经验优势,他们才是真正打过仗、上过战场的人。他们已经面对太多死亡,承受太多死亡了,他们闻到的、握着的、靴子踩过的、衣服上喷溅的、嘴里尝到的都是死亡。这是他们的优势,想到美国制定了一套男子汉的标准,事实上合格的人却没几个,真是有意思。我们为什么打仗,哟,我们指谁?在这个主战的人都是胆小鬼、只会吹牛皮的国度,B班总是手握血淋淋的王牌。

  有那么一刹那,比利觉得还是打仗好,妈的没错,在战场上开枪、炸东西也比被人当作什么烂情景喜剧的布景挪来挪去好得多。老天作证,打仗确实是烂透了,可是他也看不出这种无聊的和平生活有什么好的。

  几天前,他接受地方电视台的采访,一个满口胡言的蠢货新闻记者居然问他:那是什么感觉?对方朝你开枪,你也朝他开枪。杀人,自己也差点儿被杀。看着战友和伙伴死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感觉?比利结结巴巴地挤出一些含糊的话,说话时他的脑子里却开通了另一条线,一个陌生人也在讲话,悄悄说出比利说不出口的真话。打仗就是他妈的野蛮。他妈的不是人干的。

  怕死是人类灵魂里的贫民窟,要想摆脱这种感觉,就需要继承相当于上亿遗产的精神力量。真正让比利嫉妒的是,这些人竟然可以若无其事地把恐惧当作谈资,此刻,他为自己感到难过,随时会崩溃地大哭。

  我是个好士兵,比利对自己说,难道我不是个好士兵吗?那么一个好士兵为什么会感觉如此糟糕?

  人能知道什么呢——过去是一片迷雾,吐出一个接一个的幽灵,现在是以时速九十英里在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将来是深不见底的黑洞,任何猜测都是徒劳的。尽管如此,比利知道,至少他觉得自己知道,这个想法已经深深植入了他真切的悲伤之中。比利一边想一边找到安全带,咔嗒一声扣上。这一声像是终于锁住了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他准备好了。奔赴战场。再会,再会,晚安,我爱大家。车子启动了,比利躺在椅子里,闭上眼,试着什么都不再去想。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