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9 十二月 2016
编辑推荐
首页 » 豆瓣书评 » 就这样和托普擦肩而过——《大败局》2书评

就这样和托普擦肩而过——《大败局》2书评

(一)

2000年的时候,我从深圳回到成都。刚好遇到托普招聘。

招聘的地点在建设北路的托普最老的办公地点,在那里排队面试的时候,看见了托普的那张著名的宋如华蹬三轮给客户送货的照片。

人很多,好不容易轮到我。面试很简单,他们看了看我的简历,只问了一下我的待遇要求。

我说了一个数。我看见两位面试官对视了一下。

然后,他们其中一位非常客气的说: 我们会在3天内,通知你。

一周过去了。我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二)

 2000年前,我在深圳的一家外资企业里做软件开发。

我们的香港主管,为了方便开发工作,包租了一幢楼。我们在二楼吃饭,三楼工作,四楼开会,五楼娱乐。最上面的是房东和主管。

每天吃饭的时候,你只要人到餐厅,动嘴就行。汤,早已盛好了,凉在一旁等你。

每年的开年的那天,就大概知道这一年的工作。工作计划到了每周。每个人的办公台很大,你要两台显示器,没人羡慕你。

周末的时候,有专车接送去市里让大家消费。我们戏称为:放风时间。

看上去很美。

我们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工作上面。也习惯在办公室里呆着,看书、上网、接着工作。

资本家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你得到的钱越多,你失去的自由也越多。有不少人,因为太寂寞了,离开了。他们喜欢有更多挑选机会的地方。

这样好的环境,有时就象毒药一样。你以为这不是现实,而是梦境。

然而,它是现实。但有一点,让人无法猜到:现实也会有改变的一天。

终于有一天,香港主管宣布搬家,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搬走的资格。那些在家具上没有找到自己名字的人,被如此粗暴、简单的抛弃了。

我虽然留了下来,但是,我从这件事情上,学到了一件事情:一个人有事情做固然重要。选择在什么地方做事,却更为重要。

他们今天可以这样对待他人,有一天,也会这样对我的。

 就这样,我决定离开。一个人的命运,要永远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三)

所以,当猎头公司让我去见见托普研究院的院长的时候,出于谨慎,我答应了。

当时,托普在成都的西区,建立了一个西部软件院。我跟电子科大的学生一样,乘坐的托普的班车去的,一路上晃晃悠悠花了1个半小时才到那里。

土桥周围,以前一直是农田。西部软件园就在那儿。

我和院长,说的有缘,原来是校友。中午请我吃饭。吃饭时,才了解了一些情况:研究院还在筹备中。

“我已经招了10人了,都是博士、硕士。”他说。

我问他:“我来做什么?”

 “产品战略研究。”

我差点没笑出声。接着问:“我对托普不了解,你们现在有什么产品吗?”

 “托普电脑”他说:“等会儿,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生产线。”

 “我对硬件不感兴趣。”我说:“你们不做软件,是遇到什么活了吧?”

 院长笑了:“我们老总拿了份香港文化博物馆的项目资料回来,让我们评估一下。”

“好吧,把资料给我,我先看看,再说。”

 院长答应了。

我走的时候,问了他一个问题:“我两周前,参加过你们的招聘,为什么不录用我呢?”

 院长说:“你要的人工是多少?”

我说了个数。

 院长大笑:“你把他们吓坏了!比他们管事的待遇都高。”

我说:“我没有做最后决定,试试看。”

 

(四)

院长分了个同事给我,我们两个划归“产品战略研究室”。同事也是校友,刚博士毕业。不过,对电脑一窍不通。

我们开始分解那个香港博物馆的项目。这个项目,有点类似现在的外包。

在深圳呆久了,你就知道香港人,做事情很专业。他们的文档已经分解到很精确的地步,比如录像机的选用什么品牌,电线要什么型号,多长最合理。

我们主要是对其中的多媒体软件部分,进行评估。因为使用的托普电脑动作缓慢,感觉怪怪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第一个冲到饭堂。准备拿起筷子来吃。

大家奇怪地看着我。

 “院长,还没有下来。”有人说:“我打个电话吧。”

 “院长,您还在吗?”那人说了:“我们一直等您一起吃饭呢。”

 我尴尬地放下筷子。很久以后,有人说,在托普的饭堂,吃饭之前要唱歌。我没有看见过。但我看见了这样的阵势,心里都凉了。

下午开了个会,会议发言的方式非常搞笑:按招聘进来人的先后发言,而且学历高的人先发言。这所有的人里面,我最后一个发言。因为我学历最低:大学本科。但我也肯定了一点:除了院长和我,大多数人都在国营企业里面做IT工作,或者只是在学校里读书。

外面的世界有多大,他们是根本不知道的。

3天后,我把结论告诉了院长。“你们做不了这个项目。托普不适合我。”

院长很吃惊。我想他,准是以为我放弃这样的机会,大概是疯了。

其实,我没有他想的那么复杂:我在国营企业呆过,那种溜须拍马、做和尚撞不撞钟都无所谓的日子,我不喜欢;我也在资本家的企业里干过,我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我更清楚的是:我不会把自己交给一个乱七八糟的企业。我的生命不是你们的实验田,即使要实验,也要让我高兴,并有所成长。

这样算什么:跟一堆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连门都没有入的人在一起,你还能希望什么?

我并不想看不起人,但如果为了那点钱,就委屈自己:我做不到。就是拿了,我也会看不起自己。我不想后悔。

我喜欢真实的成长的感觉。那是一种脚踏大地,远望未来的感觉。我不需要用一个企业的名号来修饰我自己。

 

(五)

我就这样和托普擦肩而过。

后来,我还遇到很多跟托普有关的人和事情。

我以前招聘过从托普出来的人,说真的,我很诧异:有过2,3年工作的人,基本功都非常差。几乎没有什么项目管理的经验。

有一次,遇到一个自称参加了托普CMM3认证的人,说起来头头是道,口若悬河。我决定用他。结果,一个月下来,我才明白:这个人只会画流程图,至于怎么推进项目,该如何实施,只能纸上谈兵。我只好请他立马走人。

然后,看见了托普的办公软件,其实,就是收购了一家台湾的软件产品,自己改的,不伦不类。

然后,在成都的街上,看见托普的开发工具:M++ Builder的宣传,不知道能干什么…

然后,又听见托普在各地开了软件园。我和圈子里的朋友都打趣说:这个托普,当起地主了….

然后,在报上看见托普上市了,我怎么也没明白,你们看见托普卖什么了吗… 就这样和托普擦肩而过——《大败局》2书评

然后,托普宣布要招聘5000人。我和朋友说:这个忽悠大了哈!能有人相信吗?

事实证明,有不少的人上当。因为托普的豪言壮语,因为托普是一个上市的成功企业。

谁会想到宋如华会跑呢?

我的朋友,一个以前托普的高管,当提前退休的梦想破灭,手中的股票已变成了废纸。

很多年来,我简直养成了习惯:遇到托普搞技术的,我心里就犯嘀咕;遇到在托普搞市场的,我就特别的小心。托普那些年,在全国各地那么大的动静,这些人不是没有本事的。只不过,我不能确认的是真的本事大,还是忽悠的本事大。

要让人失望很容易,但要人信任却很难。

 

(六)

我在读吴晓波的《大败局》的时候,突然想起我在托普的这点经历。我觉得自己还是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改革开放给了很多人的机会。人们的胆子也变得很大。

以前,我在成都,还遇到一个跟托普差不多发展类似的企业。我跟他们的老总也有一面之缘。这位老总的创新举动在那个年头,简直司空见惯:他到台湾购买了一块芯片,然后在国内谎称是自主知识产权。然后,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持。企业最后也成功上市了。

在中国,有不少企业通过欺骗这样的原罪起家。有些变得更加贪婪,失去了理智,最后逃跑的有,身败名裂的有。也有一些变得聪明,走向了正道。

其实,在这样变革的时代,怎么样的企业命运都可以理解。但我觉得,一个企业的命运,里面也应该包含身处其中的每个人。

我不知道,当初在托普奋斗的人们是拥有怎样的希望?我也很想知道,他们是否有过对自己选择的怀疑、放弃,或是反抗?

会有人,一直将托普的经历,引以为荣,还是轻轻抹去?

我想,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对我们每个现在的人,都是一种启示。

我们到底要如何选择一个值得信赖的企业?

如果企业背叛了初衷,我们是否可以接受它?助纣为虐?还是你好,我也好?

《大败局》认为企业的灭顶之灾来源于中国的现实环境,比如,法律的不健全,政府的力量过大。

在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和经济至上的发展之后,我们的价值标准,已经彻底崩溃。

只要为了发展,我们的企业可以不讲求价值观,我们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对社会的公害,视如无睹。

我为什么要挡住自己的财路?这才是那些中国式失败的根本所在。

我相信,只要有一天,我们的企业家,不靠市场的体制约束,不重建其职业精神的信仰,那么,象托普这样轰然倒下的企业,就一定还有后来者。

而对于个人来说,有一句话可以给大家共勉:

做一个正直的人,没有坏处;做一个擦亮眼睛的人,没有风险。

来源 豆瓣书评

 

阅读本书评的人还会阅读: “老马王子”李健的书单,倾情奉献!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