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5 十二月 2016
编辑推荐
首页 » 精选书评 » 路不好走,请你一路隐忍坚强——《我不知道会遇见你 真好》

路不好走,请你一路隐忍坚强——《我不知道会遇见你 真好》

我在金边给当地小学生做英语老师的时候,那里爆发了最严重的儿童手足口病,许多学生因为医疗条件限制没能得到有效治疗而死去,大部分学校被迫放假,我是因此才得了假期去暹粒的。

暹粒是一个小城,这里的一切,旅馆、饭店、市场,都是依靠吴哥窟而存在的。城市很小却有一个机场,事实上对于大部分来柬埔寨旅行的人来说,去暹粒的人可能远比来金边的人多,金边并不是什么很有名的旅游城市,反而暹粒,因为吴哥窟而举世闻名。

可惜的是,尽管是非常有名的景点,这些人气也并未被置换成金钱放到当地人的口袋里。很早的时候吴哥窟就已经被法国人收购,倘若撇开吴哥窟,暹粒也不过是另一个金边。

因为在从金边来暹粒的路上,我就已经丢了iPod,所以在暹粒的时候我几乎都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但是吴哥窟太美了,美到我完全卸下了防备,以至于等我逛完吴哥王城的时候,我的零钱包也丢了。所以,在后面参观吴哥窟其他遗迹的时候我几乎是攥着自己的包走的。

在吴哥窟的第二天,我在一个不知名的神庙遗迹里坐着休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上带着一大堆纪念品跑到我面前。她是典型的柬埔寨小孩,黑黑的,身材很小,眼睛大大的,看起来格外单纯。可是我的零钱包就是前一天在和一群小孩子买纪念品的时候丢掉的,所以对此我格外警觉,没等她开口说话我就站起身打算离开。

小女孩赶紧跑上来,叫着:“先生,买一个!先生,买一个!”我有点意外她说的是中文,尽管发音很蹩脚,但是能听得出她说的什么。

“是谁教你中文的?”我问她,她却一脸茫然。我一愣,又用英文重复了一遍问题,小女孩小声地用英文说:“我只会几句,是和游客学的。”

她好像很害怕我的样子,但是看我想走,又不得不跑上来希望我能买点她的东西,见我有停下的意思,她赶紧开始推销手上的东西。

“先生,这个明信片有邮票的,这些全部一起,只要一美金。”她手上举着一盒大约有十张的明信片。我拿着翻了翻,是那种印制比较粗糙的品种,多是吴哥窟和暹粒的一些景点。

她看我的表情,以为我对这种样式不感兴趣,又赶紧塞了两套其他样式的明信片给我。

柬埔寨的景区与国内最大的不同在于,国内的景区里东西要比外面贵上好几倍,而在吴哥窟恰恰相反,景区内的东西不仅要比暹粒的市场便宜,甚至比金边的市场都要便宜许多。

我随意地翻着明信片,一美金十二张真的是很便宜了,更何况她说的是带邮票的。但是我并不需要啊,并且我实在有点怕这里的小孩子,很担心再丢东西,最终还是决定不要买了。

我对她说:“你的东西很好看,但是我并不需要,谢谢你。”

路不好走,请你一路隐忍坚强——《我不知道会遇见你 真好》

她看我要走了,赶忙跑到我面前拦住我,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工手环,说:“你买一盒明信片,送一个这个给你好不好?”

她天真地盯着我看,我实在是不忍心再拒绝了。

拿出两美金买了两本明信片,她开心地把明信片和手环塞在我手里,一边说着谢谢一边蹦蹦跳跳地走了。

天气实在有点热,我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就不想动弹了,索性就坐在树下喝水休息。

过了一会儿,小女孩又过来了,她走到我面前怯生生地想说话,我笑着说:“还想我再买些明信片?”

她赶紧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先生,我能带你去见我妈妈吗?今天只有你买了我的东西。”她睁大眼睛看着我,我听她说话心里猛地一疼。

我没有拒绝。

她真的很开心,在前面带路,看到路上有什么好玩的景点,她还会用英文告诉我这些是什么建筑。在烈日下走了十来分钟,我问她:“还没到吗?”她指着前方的遗迹对我说:“快了快了,就在那儿。”

等进到了遗迹里,我看到前面有七八个人,排成两排坐在高高的石台上,他们手上都拿着乐器,正准备演奏下一首曲子,面前摆放着乞讨的盒子,盒子前的牌子上写着“地雷受灾伤残人士”。

在柬埔寨旅行的时候时常能看到这些人。还是战争年代的时候,美国曾在东南亚的这些国家埋过大量的地雷和炸弹,但是当这些国家解放以后,这些危险的物品并没有被全部清除掉。这几十年来,经常会有人误入山林不幸踩到这些危险品,有些人因此丧命,而有些人则如他们一般落下残疾。也因此,这些人为了谋生不得不学一些手艺活。学一种乐器,几个人凑在一起演奏乞讨,可以说是一种最常见的形式了。

小女孩带着我往高台旁边跑去,远远地我能看到坐在那儿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一个没有双腿的女人。小女孩扑到她怀里,告诉我这是她的妈妈。

这位柬埔寨女人只是看着我微笑,她用柬埔寨语说了句什么,我没能听懂,就问小女孩,小女孩说,这是她妈妈在谢谢我。她的妈妈并不会说英文,小女孩所有的语言都是在这里跟那些游客学的。

她的妈妈靠编制一些手工品为生,有一些会卖给其他商店,有一些交给小女孩去卖,最多的就是小女孩送我的那种手环。

我们坐成一排,我一边看那些残疾人的演奏,一边问她:“你妈妈也是因为地雷失去双腿的吗?”

“不是的,妈妈是在我小时候为了救我才失去双腿的。”她的神色一下子暗淡下去了。我特别抱歉问了这个问题,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又说:“但是现在我们也过得很好,我会努力多帮帮妈妈的!”

天色渐晚,要离开的时候我叫过小女孩,塞给她十美金,她条件反射地想拿出来还给我,我制止了她,说:“这算是手环的钱,好吗?你的手环我真的很喜欢,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再给我一个。”

小女孩一下子哭了,她不住地点头,颤抖着又从怀里掏出剩下的几个手环送给了我。我蹲下来抱了抱她,轻轻地向她说了声再见。

转身走的时候,她在身后大声地喊着:“谢谢你,先生!”

我没有回头,我怕我一回头眼泪就会掉出来。

年少无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无论是人间冷暖还是世态炎凉,多少懂了些,后来才明白不过是为赋新词强说的旧愁。可是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我依然觉得心脏抽搐着疼痛。

人这一生到底要遭遇多少苦难,经历多少因缘才能真的泅渡苦海,立地成佛呢?这一路太难了,难到我们中有许多人都选择了放弃。可是,可是为什么她那么勇敢,为什么她不曾放弃?

在困顿中挣扎,在失落中期待,亲爱的姑娘,路不好走,你是否也告诉我,该和你一样,一路隐忍坚强?

回去的时候,同行的伙伴问我手环在哪里买的,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他们听,他们一边翻看着我的明信片,一边满是唏嘘。忽然他们中有人对我说:“Creaky,这些明信片上带的邮票是印刷品,没法邮寄的。”

我笑着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那些明信片都没有寄出去,我一直把它们和那些手环放在一起,带在身边,带回了国内。

翻了那么多遍,我当然知道这些明信片是没办法邮寄的啊。

我知道啊,但是我也知道,她一定并不知道。

本文节选自《我不知道会遇见你,真好》,夏晏著,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5年3月出版

阅读本书评的人还会阅读:书生理想的悲剧—评叶曙明先生《重返五四现场》

1条评论

  1. 我不知道会遇见你,一切都是缘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