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11 十二月 2016
编辑推荐
首页 » 精选书评 » 武清:《最初的国会》:晚清崩溃的丧钟

武清:《最初的国会》:晚清崩溃的丧钟

1910-1911年,注定将成为中国历史的一个节点,大清王朝摇摇欲坠,立宪派、改革派、革命派纷纷登场,慈禧太后最终把预备立宪当作挽救大清倾覆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大势所趋不可逆转,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最初的国会竟然成为晚清覆亡的引火索。《最初的国会:晚清精英救国之谋1910-1911》,将目光聚焦到晚清覆亡前夕的1910-1911,试图从细节揭示大清崩溃的原委。

自从签订《辛丑条约》,慈禧太后决定发奋图强,开展全方位的改革开放,制定了颇为详尽的改革方案和时间表,这其中就包括立宪运动。而慈禧太后去世之后,清朝的权杖交到了25岁的摄政王载沣手上,权力的交接,并不意味着领导主导权的顺移,他并无慈禧太后那般的操控力和主导力,致使清朝的改革开放和立宪运动都失去了强有力的主导者。随时时间的推移,由皇族成员为主组成的内阁与地方士绅势力的冲突加剧,原本对载沣充满期待的各方势力纷纷由期望转至失望。

与此同时,中央集权加剧了地方对满族“宗社党”的猜忌之心,最终促使激进的立宪运动在1910-1911这两年的时间达到了高潮,并以辛亥革命的爆发宣告了失败,中间经历了各省咨议局议员请开国会、山东莱阳大饥荒、为戊戌六君子平反、上海股灾、大参案种种大事件,大清国终于宣告寿终正寝。

武清:《最初的国会》:晚清崩溃的丧钟

最初的国会——晚清精英救国之谋1910-1911

《最初的国会:晚清精英救国之谋1910-1911》全书,一直有一条主线,作者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何当改革在清朝最后的五十年中已经成了主旋律之时,立宪及宪政遗产不仅没能消弭多股政治势力的分歧,相反成了分化摄政王执政集团的催化剂,直接导致了大清的覆灭?

摄政王柄国之初,传统的士大夫已经成功地向现代精英转变,以梁启超为首的改革派在立宪的旗帜下如火如荼地进行改革的顶层设计,北京城的亲贵们奔走于改革派之门。改革的精英们不断地触碰帝国的政治红线,试图通过渗透意识形态进行柔性的政治体制改革。改革犹如一锅煮沸的水,无论是朝堂枢臣,还是贩夫走卒,对摄政王的执政集团充满信心。一度对革命信心满满的孙中山,在一次次城市暴动失败后,面对摄政王执政集团的改革新气象,都只能默默地在美国人的餐厅端盘子。

但是,武昌城的一声枪响,世界变了,这声枪声成了推倒清政权的多米诺骨牌,各路流亡海外的革命党星夜兼程回国。而当武昌城的硝烟正浓之时,北京城的资政院精英们纷纷登台,谴责铁路国有的罪魁祸首——邮传部大臣盛宣怀。一份开放党禁、赦免政治犯的文件送到了摄政王的手上。可一切都晚了。大思想家严复议员的大清国歌还没有来得及奏响,大清王朝崩溃了。

一个时代的终结有千万个理由,但作者通过晚清改革精英们的系列救国韬略入手,来探寻清王朝崩溃的根源所在,而其时的资政院无疑成了他最佳的视觉切入口。在武昌城枪响的一年之前,来自全国各地的政治精英们在北京资政院济济一堂,他们在北京的预备国会现场紧张地审查政治、军事、财政、意识形态等事关改革顶层设计的方案,在争吵中达成了共识,最终都送到了摄政王的案头,他们希望将慈禧太后的宪政遗产变成现实,让宪政之花在封建的土壤上盛开。

其时,年轻的摄政王根本无力调和各大政治势力的分歧,无论是纷争不断的资政院,还是明争暗斗的紫禁城,摄政王犹如一具木偶,只是在枢廷之上陪着他的小儿子看令他厌倦的宫廷闹剧。对于病入膏肓的大清王朝而言,他们需要的是一剂强心针,更希望有可以包治百病、起死回生的良药。他们总错误的认为立宪就是他们要找的灵丹妙药。这就注定了此次立宪运动的走向和结局。

改革本身就是一场利益的重组,尽管改革精英们的顶层设计犹如一把把钢刀,但既得利益集团们却在用手中的权力捍卫着他们的利益。面对如此形势,年轻的摄政王无力回天。当既得利益集团拒绝在最后一刻向宪政改革让步之时,曾经试图通过自上而下进行宪政改革的精英们,最后只能擦干脸上的泪水,投向共和的怀抱。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