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5 十二月 2016
编辑推荐
首页 » 精选书评 » 《心是孤独的猎手》书评

《心是孤独的猎手》书评

我喜欢描写人类心灵的书籍,因为心灵是一个永远存在但又最为容易被人忽略的问题。日常生活的重复流程会让我觉得大家是雷同的,不过长着不同的五官,披着相异的服装,在办公室的隔间内,我感受不到人心的丰富,也想象不出这隔间之外可能有的生活。

而在《心是孤独的猎手》里,我感受到了人性永恒的挣扎。书中所展现的是人心灵的共通面目,即人的心灵永远是处在暧昧的分野,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永恒的矛盾,光明与黑暗,真理与讽刺,我们总是被悬挂在之中。

有几种矛盾特别引起我的共鸣。

第一个,关于人们不息的沟通欲望与人们真正相互理解的不可能性的矛盾。

在书中,有个叫Singer的哑巴,因为不能说话,所以当他面对他视为最为重要的人时,倾诉的欲望具象化为他双手不息的比划摆动,双手被这种倾诉欲所折磨,Singer甚至发现他在睡梦中都一直在比划双手,直至惊醒。我看书时将Singer无法止息的手语视为人们沟通欲望的象征,急促热烈甚至痛苦。

《心是孤独的猎手》书评

Singer将一个希腊人当作知己,在他的回忆中希腊人的形象逐渐成为他一人才能理解的样子,沟通的欲望塑造了他内心的希腊人,这个人是善良而智慧的,Singer借由这个形象摆脱孤独。但实际上,在麦卡勒斯的描写中,真实的希腊人是个冷漠而自私的人。Singer对希腊人的爱如同一封封饱含感情的书信,但寄出却都不会有真正的回应。但这也许就是爱的本质,沟通的本质。就像书中别的人,他们都将Singer视为沉默的上帝,视为各自隐秘的知己,而Singer实际并不理解他们任何一个人,他只是为了摆脱失去希腊人的孤单状态,才愿意聆听他们一个个的倾诉,他们并没有真正建立联系。也因此,当Singer得知希腊人死去后决定自杀后,那些将Singer视为自身知己的人都感到被背叛,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竟无法理解自己隐秘的知己的死去。

我想说的第二个矛盾,则是梦想、希望、真理与悲伤、空虚、一成不变的矛盾。

书里描写的那几个主角中,Mick是个带男孩子气的小女孩,这个形象似乎带着麦卡勒斯自身的影子。小女孩一直怀着对音乐的爱,她喜欢把世界分成外在的世界和内在的世界。外在的生活会发生种种不顺,而她的内心却始终可以保有着音乐以及Singer先生。Mick做着关于音乐的种种计划,憧憬着与此刻不同的未来。她自己写的一首曲子,命名为”This thing I want,I know Not what’.对人生的欲望充斥在内心,她只知道自己有某种想要的东西,强烈地觉得需要,但却又无法清楚地道出这种欲望是什么。Mick是梦想的象征,而在书的结尾处,她在家庭的压力下开始工作,工作如同一个陷阱将她的人生套牢,她开始发现自己难以回到那个“内在的世界”,而以前对音乐的种种计划如今看来似乎成了人生可鄙的陷阱。少年般的女孩死去了,成人世界的大门打开了。人生的残酷性在书的最后占据着主调,每个人物在走向同一种孤独的归宿。

《心是孤独的猎手》,我一直很喜欢这本书的书名,孤独的猎手是你,也是我。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