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图书版编辑的私人书单 | 深港书评

 

○刘忆斯

转眼新年已过二十天,可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还是受制于惯性,常把2018写成或者当成2017。既然对过去的时光如此依依难忘,倒不妨唤醒一下记忆,给自己的年轮多刻上一些痕迹,比如和一群知音同道隔空围炉,一同回顾自己在过去一年里的阅读感受。

都说读书是极个人化的私事,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公事,就像我们这次请来的一干老友,他们都是国内平媒中著名书评版、书评周刊的资深编辑。每一天,他们都做着和我们同样的事情,那就是在浩如烟海(这个词用在此处绝非形容词)的图书中,凭借自己掌握的信息,还有经验、底蕴和眼光,精中选精,优中选优,为广大读者遴选出更多更好的书。因此,当这群人聚在一起,说的虽是自己读书的“私事”,其实仍旧凭着一颗“公心”。

为了让大家的表达更具体,就必须得有具体的议题,最后,这个抛砖引玉的“坏人”只能由我来当。我想了十来个问题,虽然明知限制了大家,却也只好如此,起码每个问题都有一个明确的指向,指向一本书,或者一套书,大家把这些问题答完,一个兼具专业眼光和个人喜好的个性书单也就诞生了。

年底各大图书盘点、颁奖此起彼伏,满眼皆是书单、书榜。我的朋友绿茶就汇集近50个榜单做了一条公号,标题就叫“一份终极长长长长长书单”,打开一看,果然好长好长,半天都刷不完。不过,榜单虽多,相互重叠、撞脸的也是不少,一些热门书到哪儿都能碰到,它们占据了大多数媒体与传播资源,而别的好书不免被大众所忽视。

我们希望通过“你想推荐给别人的书”“你认为被忽视的书”,能让这些读书人打捞出一些被埋没的好书;而像“你喜欢的口袋书”“设计装帧上给你印象深刻的书”,则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审美偏好的打捞;当然,我们也不会喜新厌旧,“你喜欢的再版书”“你重读过哪本书”,更是能打捞出那些旧日的经典之作。

有业内的朋友戏称书榜、读书会和年终颁奖已经成为目前书界的“三大俗”。但我们并不这么看。其实,即便爱书的人再声嘶力竭地大声吆喝,书这件物事,或者读书这种行为,都越来越显得小众而“不合时宜”。

所以,我们觉得现在的吆喝声不是太大,而是还不够大,而书榜书单也不是太多,而是还不够多。所以,我们使劲捞啊使劲捞,就是希望能有一天,“逆光也清晰,照亮你的美”不是在说手机,而是在说一本书,或者在说读一本书。

对,这个“捞”字,正是我们的心意。即使书海茫茫捞得辛苦,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只因我们不想让好书被冷落,只因我们想为对的书找到对的人,只因我们是一帮“捞书者”。

 

↓↓↓↓↓↓

刘忆斯

《深港书评》主编

罗皓菱

《北京青年报》文艺评论

编辑、记者

刘颖

《天津日报》

读书版编辑

刘小磊

《南方周末》

副刊部执行总监

孙小宁

《北京晚报》

人文版编辑

石剑峰

澎湃新闻

文体总监

贾妍

《西安晚报》

读书版编辑

朱自奋

《文汇报》

读书周报专刊编辑

伍岭

《深港书评》

编辑

就像人生里一段“烙印式”的体验。

岁末年初,各大盘点、榜单层出不穷。在图书类盘点中,不外乎好书佳作的推介,对大众阅读有一定的指导倾向。而我们的盘点希望突出一些个人化,从自身出发,重新发现阅读的乐趣。

我们提出了“10+1”个问题(关于2017年的10个和2018年的1个),邀请全国知名书评版、书评周刊主编和编辑共同完成,这些主编和编辑回答了我们设定的问题,既总结2017年读了哪些好书、有何感想,也展望了2018年他们最为期待的一本书。希望这些“职业阅读人”可以带给您一些新鲜的选书角度与阅读指导。

 

你想推荐哪一本书给别人?

刘忆斯

《癌症·新知》。按并不新的数据显示,一年里我国平均500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会被癌症夺走生命。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癌症都已经变成了一种“常见病”。与其因不了解而继续恐惧,不如主动去了解癌症,比如拿起这本书读读,知己知彼,方能应付。读这本书,我最大的收获还不是懂得了一些医学常识以及药理病理,而是一种心理上的建设,就像作者李治所说,“攻克癌症的任务不是彻底消灭它,而是把它变成可控的慢性病。”

《离开的,留下的》。这是意大利最神秘的作家费兰特“那不勒斯四部曲”的第三部。两个女主人公埃莱娜和莉拉的故事从童年、青年进入到第三部的中年。《离开的,留下的》探索了中年的虚无、困惑、野心和近乎残暴的爱。

我几乎是在一种心跳狂飙的状态下读完这本小说的,特别感谢有一个这样的作家,她在这部小说里展现出了一种崭新的女性经验,它的主体轮廓可能是被描绘过的,但是那些线条、褶皱以及明暗的部分勾勒出非常迷人的细部,写到第三部的“那不勒斯四部曲”已经完全是一部女性主义宣言,所以我非常理解为什么这本小说在全球畅销近千万册。

罗皓菱

刘小磊

推荐刘泽华的《八十自述》。刘泽华是新中国成立后成长起来的学者,他们这代人经历了时代的变迁和曲折,是一本尽最大可能保留了“风的形状”、还力图解释风的方向的书。

推荐《消逝在东交民巷的那些日子》。虽住在北京,但对我这个路痴而言,地理感一直很模糊,借着这本书,我沿着东交民巷走了好多回,一一对应里面提到的地标,也回想书中提到的历史。

历史其实是由很多人的记忆组成,但对中国人来说,常常开掘的是自己的记忆。这本书,因为是以居住于东交民巷的外国人为主体,因而自然形成一个界墙,主体的叙述者在城内,而我们在城外。但也因此,通过作者调阅梳理后所拼接还原出的历史景观,予我们是如此新鲜而陌生。但又是非常有益的补充。起码我看完之后,再打量那些紧闭的门扉,已经能够想象,里面曾经发生了什么,而现在依它而建的一些公园、体育场,当年是做何用。

孙小宁

石剑峰

推荐“那不勒斯四部曲”的第三部《离开的,留下的》。2017年最重要的一个话题是女权运动的复苏,而第三部是目前出版的三部小说里女权味道最浓的一部,虽然她写的是1960年代的女权思想,但如今的女权运动依然还在讨论当年都已经被抛弃的东西。

推荐《求知简史》。无可置疑,人类历史一直随着科学的进步而推进。艺术相通,科学也是互相勾连的。此书的副标题:从超越时空到认识自己,阐述了全书内容。读此书有上学考前,跟着好老师梳理知识点的痛快。比起中文版书名,更喜欢原著的书名:“THE ISLAND OF KNOWLEDGE”,知识是个岛,知道的越多,越会发现未知的浩瀚。

贾妍

朱自奋

《地下铁道》。小说讲述了黑奴少女科拉经由废奴运动组织者的地下铁道而逃往自由的故事。在美国是获得各种推荐的畅销书,据说也已在拍电影。

但它不仅仅对美国读者有意义,每个读者都能从中照见自己灵魂最为痛苦以至颤抖不已的一面。惊心动魄的人物命运,被现代人遗忘的黑奴苦难史背景,以及作者敏锐冷静、堪称睿智的叙述风格,令这部小说具有强大的文学震撼力。读后令我久久难忘。一年中的新小说有很多,但如果只推荐一本,还是选它吧。只因为它带给人一种“烙印式”的阅读效果。

贺雪峰的《最后一公里村庄》。田野调查写成的扎实文章,诸多宏大视角下细致入微的观察。人际关系、金钱、宗教、养老、生产、留守……

刘颖

伍岭

推荐《最危险的书》。这是给“一本书”写的传记。它记录了《尤利西斯》从1906年灵感诞生到“一战”期间和之后该书写作成形那段令人惊叹的发展历程。通过《尤利西斯》的出版史,读者能看到乔伊斯作品艰难晦涩的一面也正是其解放人心的一面;也同时能看到,人们在日常一天中真实的说话方式和思考内容成为了艺术的一部分。

就算你没有读过《尤利西斯》,这本《最危险的书》也依然是你了解乔伊斯及其这本名著的最佳途径之一。

 

你认为哪一本书被忽视了?

刘忆斯

《伦理》。埃德加·莫兰这本书在豆瓣只有25人评分,它应该获得更多人的关注和阅读。

这本书并非宣扬简单的保守主义或者“反现代”观念,而是一种对人类伦理秩序面对危机与挑战的捍卫与建设。莫兰指出,“在掌握了物质材料世界并开始控制生命之后,科学开始要控制它的主人——人类了。”这不是危言耸听,随着基因解码,连最传统的父、母、儿、女的身份都面临着挑战,人的概念正重新被思考和定义。人类的伦理的确需要重建。

《西南边》这本书是我的那些奋战在文学编辑一线的狐朋狗友们推荐给我的,当有好几个人都向你推荐一本小说的时候,你必须要看一看了,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西南边》的作者冯良,一位沉默的文学编辑,一位有着彝族血统的作者,长达五十万字的小说,讲述了彝汉之间近六十年来民族融合的故事。文学评论家张莉指出,这是拓荒之作。现代以来的文学史上,还没有哪位写作者为大凉山以及这个“害羞的民族”写下如此厚重的作品。

罗皓菱

刘小磊

熊卫民的《对于历史,科学家有话说:20世纪中国科学界的人与事》。

近年来新中国科学史研究进展很大,樊洪业先生和熊卫民是两位有代表性的学者,樊先生主持的《20世纪中国科学家口述史》已出版四十余种。熊卫民承担了其中好几本的写作。这本书收录了熊卫民近二十年来的研究成果,其中的何祚庥访谈尤其值得一读。

《缺失的档案:顾圣婴读本》。这是一本很难对人轻易谈论的书,我在这本书里感受到的除了悲怆,大概还有私密的温暖。

顾圣婴是中国音乐界不世出的天才,有关她的命运,知情人无不唏嘘感叹。这本书带起一个长达数年的寻访,寻访人是我尊敬的音乐评论家曹利群先生。很多年他都默默在做一件事,以一己之力寻访与顾圣婴相关的人,力图填补顾圣婴档案中的空白。但是一如书名所提示,这注定是一份缺失的档案。这本书由顾圣婴的日记、书信与编者的寻访经历组成,最值得阅读的是编者曹利群为书所写的序与跋。其中一句,“彼时日暮,天凉风起”,也是我读这本书的心情。为什么又提到私密的温暖?因为这世上,毕竟还有人,愿意为另一个逝去的、其实并不认识的人付出这番心力。这工作仍然在持续中。

孙小宁

《山河袈裟》。当年读李修文的《滴泪痣》,印象深刻,因为太过戏剧化地抒情,不甚喜欢。《山河袈裟》依旧是用力,只这力道用的着实是地方,寺院、片场、病房、墓地等等,都是可以触地反弹的,于是,这文字便有了力道。悲苦、悲怆、悲惨,这是李修文的山河底色,但当现实生活太过甜腻时,悲是从心底升起的经幡,可以让灵魂找到归途。

贾妍

朱自奋

韦力的《觅诗记》。藏书家韦力一个人重走中国古典诗歌地图的记录。

在重访故地中,去贴近古代诗歌,让当代人的心灵在寻访中触摸那个已经逝去的古典时代,走近诗人的心灵世界。而韦力本人寻访诗人故居和墓地的行踪记录,相信也可以成为一份当代人的如实的行旅记录,为未来人的类似寻访留存一份参考指南。但这本书似乎被淹没在韦力本人的诸多谈古书收藏的著作中。

伍岭

张怡微的《樱桃青衣》。张怡微是来自上海的青年作家,她写了几部“家族试验”的作品,旨在探索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以一家人的方式生活在一起的故事。2017年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短篇小说集《樱桃青衣》同样是“家族试验”式写作中的一种。书中将现代人及家庭的伤痛与宽容、失落与满足、记忆与遗忘缓缓流露,体现了张怡微对中国式家庭细致入微的观察。

 

哪一本书多次进入你的耳界视野?

刘忆斯

《未来简史》。过去的2017年是简史热,书店里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简史”“小史”“极简”“速读”等标题,由此也可窥见学术更加亲民,便民,而人们也愈发不耐烦,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