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延中的2017书单

文章目录

萧延中,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思勉人文图书馆馆长(资料图/图)

《何炳棣思想制度史论》,何炳棣著,中华书局,2017年7月

毋庸置疑,该书为名副其实的大家之作。全书由13章组成,也可以视为13篇完整的研究论文。作为中西融通的大学者,即使何炳棣此书所涉及的全是中国古史范围,但其背后仍然有明显的国际学术因子。以其中第三章《“天”与“天命”探原:古代史料甄别运用方法示例》为例,开篇就说:“研究上古史最容易犯的错误是对‘默证’(The argumentum exsilentio)这个基本原则缺乏正确的了解。研究者往往以为现存古代史料中之所无,即可表明从来未曾有过,而且以为持此种态度是治学方法谨严的标志。”如若不解作者此言何意,敬请细读原著。读书要有选择,本书应当被列入历史系学生的必读书目。

《历史与社会—-对人存在的哲学反思》,石元康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12月

石元康被称为是中文学界杰出的政治哲学家,本书是他自己精心挑选的21篇论文的结集,全书共分“政治与社会”、“理性、伦理与教育”、“历史哲学与社会科学的哲学”、“其他哲学论文”和“中国文化、现代性与市民社会”五大部分,涉及政治哲学的方方面面。石元康以问题意识清晰,术语界定讲究,论证逻辑严谨,语言表达精准而著称。由于专业兴趣,本人曾研读过其中“天命与正当性:从韦伯的分类看儒家的政道”和“家国同构与政教合一:论儒家政治传统与民主政治之异质性”两篇,虽不能说绝无可议之处,但的确受益匪浅。

《人文科学宏大理论的回归》,[英] 昆廷·斯金纳著,张小勇,李贯峰译,格致出版社,2016年11月

该书由英国著名思想史家昆廷·斯金纳(Quentin Skinner)担任主编,汇集了十位在思想史研究领域成就斐然的学者,从“大理论之回归”的角度,概述了包括伽达默尔、德里达、福柯、库恩、罗尔斯、哈贝马斯、阿尔都塞、列维-施特劳斯和法国年鉴学派的代表人物等现代西方思想家,在思想方法、路径和意义等方面的论述,是现代思想史方面的重要著作。

《守法主义:法道德和政治审判》,[美] 施克莱著,彭亚楠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6年8月

或许对中国一般读者来说,施克莱(Judith N. Shklar,又译史克莱、史珂拉)并不十分有名,但在美国学界,她可是能与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对话的著名女性政治学家。她1928年出生于拉脱维亚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后随父母逃亡到加拿大,最终于1955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此后执教哈佛直至1992年去世。施克莱的思想很深刻,她的原创性论文《以残酷为首恶》(Putting Cruelty First)对本人研究影响至深。《守法主义》(Legalism)一反美国流行观念,对法律职业者(包括法官、律师、法律学者)具有共同意识形态的概念、特征、价值和弱点,进行了系统分析。本书“上篇”,评析了法与道德的关系;“下篇”对法与政治的关系进行了探讨。其重要结论是:法“不是凌驾于政治世界之上,而是恰在其中”。

《韧的追求》,侯外庐著,人民出版社,2015年9月

本书是中国当代著名历史学家、思想史家侯外庐的回忆录,即可看作是一部个人生平传记,又可从中窥测到当代中国学术生态的某一面向。他的这部回忆录原名为《坎坷的历程》,后因崇尚鲁迅的“那个伟大的字‘韧’”而终定书名。书中叙述,作者早年在法国生活了近三年,为翻译《资本论》,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琢磨,“每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除了上图书馆,几乎足不出户……我在巴黎附近,一次不曾参观罗浮宫、凡尔赛之类的名胜,一次没有进过剧场去欣赏法兰西的戏剧和音乐。我只有远望埃菲尔铁塔,而从未闲的去登临其颠。”对学术的严谨追求,使得他曾跟郭沫若发火,对1975年批林批孔时某著名教授违背自己多年的研究结论的反常举动,他认为这正是其“新理学”性质的逻辑结果。尽管学人可以就《中国思想通史》的方法论路径展开争论,但作为一位具有真诚信仰的学人,侯外庐老则是一位问心无愧人。

《卢梭与休谟—-他们的时代恩怨》,[英] 大卫•埃德蒙兹(David Edmonds)、约翰•艾丁诺(John Eidinow)编著,周保巍、杨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6月

作者是英国BBC的两位记者,他们合作出版的《维特根斯坦的拨火棍》被译为18国文字,并荣获《卫报》第一图书奖,本书为他们合作的第三本书。由哈耶克的著述引发,学界历来有政治思想史的“法国激进主义”和“英国保守主义”的基本划分,溯其源头又可追至卢梭与休谟。在其历史情境中,两位大师居然还有过关于“同情、背叛、怨怒和报复”的不少交集。无论你是位严肃的思想史学者,还是位想从八卦中得到乐趣的观众,该书都能满足你的基本需求。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