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华的2017书单

文章目录

苏华先生供职于山西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研究馆),长期致力于文化家族史和民国人物研究,他在去年出版了《清代两渡何家:一个文化世族的递进史》一书。(资料图/图)

《亦云回忆》 沈亦云著,岳麓书社,2017年2月

对于民国史家和知识界人士来说,《亦云回忆》是一本早有口碑的书,不过许多人看中的是其史料价值,笔者即是其书的一位受益者。岳麓书社推出台湾“传记文学书系”,购了几种,重新再读的即是《亦云回忆》。因为没有功利的目的,所以读出了先前不曾认真思想的许多“恕”的内容。由于沈亦云开笔便怀着一颗“忠恕”的心,所以当“有人以为记着历史是自沉于过去”,她就不做这样的往事回忆;“有人以为表彰身后”,她亦不屑。她所想的只是贡献一点事实,即贡献一点历史;能丈量出一点“历史的尺度”,就可能成为“人道的尺度”;能让读者补上一点“恕”的基本教育,就可能少几个少怨人多责己的人。什么叫有着良好的家教?何谓记述国难国耻?《亦云回忆》是屈指可数者。

《自由与包容:西南联大人和事》 任继愈著,江西教育出版社,2017年5月

十数年来,没有一所大学像西南联大这样被人撰文怀念;没有一所大学让众多研究者为案例进行着不断地研究。亲闻不如亲历。本书为西南联大校友、历史学家任继愈生前忆母校之文和访谈的结集。记述西南联大为何永存的七篇文章,篇篇都倾注了对这座当时即有“三民”之称的(民主学府,民主堡垒,民主教育)战时临时大学的感怀;亦有其悼“一二一”民主运动死难四烈士“挟书者族,偶语者诛”“杀身以仁,舍生以义”的悲壮。忆师友往事一辑,所忆13位师友,皆为亲历,因而这些已被人们熟知的大家名师,仍然让人感到常读常新,肃然起敬。

《日本新中产阶级》 [美]傅高义著;周晓虹、周海燕、吕斌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7年5月

1970年5月6日晚,“争取民主社会学生联盟”成员在袭击为华府提供外交政策的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时,却错误地攻击了哈佛燕京学社。教授们为此事十分错愕。时任哈佛大学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的傅高义在第二天即给基辛格写了一封信:“我从未经历过这么严重的危机……学生们现在的情绪离彻底暴动、推翻华府还有多远?”从这件事上,似可看出他的《日本新中产阶级》一书,除了学术界,与政界高层也有了相当的影响力。出版于1963年的这本书,50多年后才有了中译本,我想,实在算不上一本迟到的书,因为真正滞后的该是中国中产阶层的萌发及若有若无的形成。非常推崇中译本的语言:没有洋人惯有的过于冗长的句子,似中国口语;同时佩服的还有“附录”《田野研究报告》之后的“注释”部分。

《吴湖帆年谱》王叔重、陈含素编著,东方出版中心,2017年8月

1942年“5月4日,汪精卫六十寿,吴湖帆为作《还都图》祝寿。”

简述此事之下,编著者有【按】,全文引征了天戈编著、正行出版社刊发于1946年10月的《献呈〈还都图〉的吴湖帆》一文。郑重先生的“序”,对何谓一部好的年谱有两条识见:“第一要义是如实留真,此乃事关史德;”第二是“誉者不增其美,贬者不掩其真。”此谱尽管有许多不足,如就此条而论,编著者没有考证出“天戈”为谁,也没有就吴湖帆出任“江苏省图书馆长”一说的具体时间、以及为何只当了一天“馆长”便退出的原因进行考辨;也没有工具书必有的“索引”,但在“如实留真”方面,却保住了一个编著者的史德。卜正民在所著《秩序的沦陷:抗战初期的江南五城》中,对与敌合作者进行道德评判时说:“史学工作者有责任去挖掘浅层次阅读中一些由于文化所确立的道德准则而可能被忽略的模棱两可的东西。”“文化所确立的道德准则”,在这部书画家年谱中做到了。

《鲁迅还在》阎晶明著,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年8月

鲁迅逝世前一天,“他终于把吸剩的烟丢了……”看到这儿,我猛地把书合上,一下站了起来:连致命的烟都不肯丢弃,还能宽恕论敌?阎晶明先生的这本著述可注意的研究动向甚多:一、撰写本书的主旨明确,从鲁迅的生活史着手,使更多的读者认识人间烟火鲁迅的方方面面,以求出现一句类似英国人对莎士比亚那样伟大无比的谚语于鲁迅。二、没有学院派论文的清规戒律,也不是为了搭建某种理论框架而剪裁和评定鲁迅。他拒绝曲学阿世,既冷静分析,也热情拥抱,把鲁迅作品的文字层次和想象空间抽丝剥茧地进行了解析。每有所得,便会毫不含糊地告诉读者,鲁迅的哪些文字够得上伟大,这种种伟大又源自哪些要素;他把鲁迅零碎、人性化的细节一一拼接起来,并用持续的思考能力,检讨了鲁迅生活中的独特的文化现象。这是一本读起来轻松、看后精神和境界上却很重的书。

《瞄准莎士比亚》苏福忠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年3月

“啊,莎士比亚,我瞄准了你!”这是苏福忠和黄雨石、绿原、罗益民等师友,谈论莎士比亚时总要问“如果要你说一两句关于莎士比亚的话,你说什么呢”之后,面对两位年轻女同事反问他时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四年后,这句话浓缩成了书名。

《莎士比亚面面观》,收录了63则“读莎”随笔或札记,颇似莎翁“掌故”,剧外诗内之趣,逸趣横生;识见至善之境,征信昭昭。《深观莎士比亚》,为6篇刊发在杂志上的旧文。一类为纠误读的导读,另类为比较文学的样品。三辑《莎剧翻译观》,如同著者的《译事余墨》(三联书店出版,2006年1月)《编译曲直》(商务印书馆,2014年8月)另类主旨,直言不讳地批评了译界乱象——台词还没背熟,却成了戏台的主角。最后的《莎士比亚年谱》,最见功力和思想,因为他挖掘出了产生“莎翁”及其戏剧的前后世界的变迁。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