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5 十二月 2016
编辑推荐
首页 » 读书 » 绿茶:该不该给自己列列读书计划?

绿茶:该不该给自己列列读书计划?

读书是美好而私密的事,有时却也能变成公众行为——新年伊始,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他的网站上推出了一个新计划:每两周读一本新书。他为此专门建立了主页“书之年度”(A Year of Books),得到几十万Facebook用户点赞,看起来读书一点都不小众。

在扎克伯格之前,能有如此影响力并引领美国读书潮流的人,是脱口秀女皇奥普拉。她的读书俱乐部吸引了上百万会员,凡被该俱乐部推荐的书,都能获得一枚标志为“O”的印章——这枚印章是一本书在市场上畅销的保障,也意味着面对百万读者注目的荣誉和责任。

按照扎克伯格的计划,每两周读一本新书,也许每天用不到一个小时,一年能读26本书。中国曾经是阅读大国,而今天中国人的年均阅读量不足五本书。当然,数量不能说明一切,阅读的妙处也难以尽数。无论阅读如何碎片化,书籍如何电子化,我们依然相信,在互联网时代,读书还是最重要的学习方式之一,也是我们和世界连接的重要端口。

作为公众人物,扎爷能公开这样的读书计划,自然是很赞的,也能招来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到年底的时候,我们再来回顾,排排座晒自己的二十多本阅读书目,可能会很有成就感。

但是,阅读这个事,也不能太当成一个任务,列读书计划是一回事,真正的阅读又是另一回事。不久前读美国作家乔·昆南的《大书特书》,读到一个很有趣的段落。这位乔先生是个阅读狂人,也给自己列很多读书计划,到最后发现,所有的读书计划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他更喜欢的是一些随机性的读书计划,或者是因为某本书延伸开始的后续阅读等等。

我就属于随机性延伸阅读爱好者,往往会因为一本书带出一个主题的阅读。比如去年,上半年因为读了一本《叶》,进而看了好几本叶家其他成员叶笃庄的回忆录《一片冰心在玉壶》、叶笃义的回忆录《虽九死其犹未悔》等,并且延伸出对家族史的阅读兴趣,读了关于合肥张家的《流动的斯文》、关于赵元任家的《杂记赵家》等等。

到了下半年,读了十年砍柴的《找不回的故乡》和冉云飞的《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又开启了故乡主题的阅读,先后读了蔡崇达的《皮囊》、杨潇的《子弟》、袁凌的《从出生地开始》、维舟的《大地上所有的河流》等等。家族与故乡,实际上是每个人安身立命之所。写家族就是写故乡,惦念故乡就是对家族的依恋与牵挂。

我理解有些人列读书计划是为了督促自己阅读,但如果有了计划反而带来压力,让读书变得不美好,还是不列为好。

来源

 

阅读本书评的人还会阅读:“老马王子”李健的书单,倾情奉献!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