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5 十二月 2016
编辑推荐
首页 » 推荐好书 » 不必读《不必读书目》

不必读《不必读书目》

我首先要说《不必读书目》这个书名有严重误导读者之嫌,我一点也不担心读者会因为这本书所罗列的那些“不必读书目”,而真的不去读那些书,我担心的是这样的书名会因为貌视轻视了那些古代先贤伤害了一部分读者的感情,从而导致其愤而不读这本书,比如这位“而不语”先生在豆瓣里的留言: 
   
  “如此说来,世上除了保命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必做之事。犬儒的很,对于文本的解读本来就有各种解读,各种文本也自然不免有自己的缺陷,但是如孟子诸书总是瑕不掩瑜的。此种持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上帝视角’的人也能称作智者的话,实在是对智慧的侮辱。” 
   
  由此段话我能得出两个结论:1、此人不是《不必读书目》作者此前作品的老读者;2、此人还没有读过《不必读书目》,哪怕是其中的任何一篇。 
   
  多年前刀尔登(那时还叫三七)曾写过一篇小文《〈红楼梦〉比琼瑶小说高明在哪里?》,里面曾有这样的句子:“把《红楼梦》和琼瑶小说做比较,最好有人一看到这个题目就生气,这样我就不辱使命了。我希望能把他们气得更厉害一点,所以我要正正经经地说,《红楼梦》比琼瑶小说,还是高明的,高明的,而且有些地方,高得不少。”,如果你熟悉了这样的文风,你怎么还好意思一本正经地把这样的书名当真呢?更不要说临书而颤愤而不读了。而幸运的是刀尔登在他的这本书里保持了他一贯的文风,熟悉他的作品的人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对于那些不熟悉刀尔登文风的读者不妨先摘录一段《不必读书目》里的文字,比如他在《不读茶经》里这样自谦:“轮到我时,只能支吾几声,不知所云,人家以为我深沉,连换三四样,最后急了,泡上压箱底的绝妙好茶,我只好如实赞美:‘这个最烫。’。”而这样的幽默在全书里到处都是。 
   
  事实上,对于刀尔登所罗列的“不必读书目”除了一部分略为偏僻的诸如图书、《文薮》、《命书》、《考工记》等,我也心向往之,但心亦畏之。那么有没有那么一本书,来告诉我们那些我们只知其名而从来没有读过或者即使读过依然一头雾水的书,它们好在哪里,又不好在哪里?它们有怎么样的历史渊源?在这些书籍的背后,又有什么样的故事?不仅如此,书里还透着作者不失公正既严肃又有趣的思考,而《不必读书目》所告诉我们的正是这些。对于那些实在觉得“不必读”、“不读”字眼有些扎眼的读者,不妨裁些小纸条,把书名及目录里的这些字眼盖住,那么你还能找到任何一本书,象《 书目》这样全面的点评我们祖先的经典,从而引着你领略一下它们的风采吗? 
   
  书名曰《不必读书目》,其实在“不必读书目”里“公然”地提到不读的书目大概还不到十分之一,刀尔登所言不必读,其实是说与其误读,不如不读,与其想从那些经典读出一些处事哲学,不如不读,他所批判的是祖先崇拜、“时间”崇拜,即使是这样,他的所有的不读也是当不得真的,比如他说《老子》:“一本〈老子〉书,不过几千言,文字漂亮,但你并不用看,因为你已经看过了,——老子的思想,早已渗入你我的心中。何况,老子本人,是不会提倡读书的。”,比如他说《孙子》:“不用读〈孙子〉,我们已经拥有了使别人不幸福的种种智慧,至于如何使自己幸福,可以参考这条格言——它没有写在任何一本书里,只写在一切书里:别人的不幸,就是我的幸福。”,在此,你只须发出会心的身微笑即可。如果你在此时还没有笑,那么来看看他不读《水浒》的理由吧: 

s8866547

  
  “‘不读水浒’,为什么呢?因为它把武松写的甚高,而我极不喜欢这个人。……他最多,也只好算个雇佣打手,而这样的人,在城郊的某个市场上成群结队,晃来晃去,有的是呢?一百块钱,再发根棒子,就雇他一天,哪里用得着武松呢。”,如果此刻你还把“不必读”当真,那你真是什么书也不用读了。 
   
  自然,刀尔登的《不必读书目》的重要价值不在于它能让我们嘴角泛起微笑,他对那些我们奉若神灵的先贤敏锐的评价才是我们最想听到的,比如对的孟子和庄子的评价:“仁政云云,是孟子思想最不成熟的部分,他的伟大价值,那使他当之无愧成为孔子思想中涉及个人那一部分发扬者的,是他对个人感受的强调。”,“庄子确实不像儒者那样,说什么都是一囫囵,既然谈的是个体生命,自然在彼此之间,他的思想,若当社会思想看,立显幼稚、肤浅。” 
   
  你看得出,刀尔登面对至今影响着我们的先贤,从来没有过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上帝视角’,他知道他们的好,也知道他们的不好,还有什么比这些是我们更想知道的呢?而对于他喜欢的那些经典及他们的作者,他也是从来不吝啬溢美之词的,他赞孔子、赞李白、赞王维,你甚至能感受到他在赞美他们时那种心中涌动的强烈的情感: 
   
  “使莎士比亚的表达永恒的,是他的洞察力。孔子也是如此,使言词如此有力的,不是修辞的技巧,而是他看到了,而且明白了。如果每个现象都有一个把手的话,他们这样的人,就像出于本能,一伸手就把它提将起来,而我们凡人,苦恼终日,也找不到那个把手,非凡的智力以如此亲切的方式流露出来,配以广博的胸怀——对人类境遇的广泛同情——我们怎么能不赞美他们”、“李白尽管爱吹牛,抒写自己柔软的感情时,是诚恳而不掩饰的,带来了他最好的一批诗句,也给他带来了女性读者,——一个没有女性读者的诗人,简直算不上诗人”、“在萧瑟的环境中,人的活动,仿佛回到了本来,构成与自然界的单独关系,双方共演了出哑剧,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天才的力量便是如此,王维所描绘的清静世界,那是上帝也造不出的。” 
   
  说了这么多,看来好象是在说你可以不读那些《不必读书目》里所罗列的经典,但一定要读《不必读书目》,不然,肯定会后悔,那好,我也象刀尔登一样找一个不必读《不必读书目》的理由吧。 
   
  我从一个出版行业人士的一份曝料里知道,市面上大多数的书,印数不过几千,而这个印数出版商是几乎没钱赚的,或者赚得少之又少。我特意留意了一下《不必读书目》的印数,刚好一万册,那就是说,它即不能给出版商带来丰厚的利润,自然也不能给作者本人带来更多的名和利,对于这样一本伤民伤财、浪费树木又无利可图的书,我们普通的读者又何必给商家和作者带来虚妄的安慰,不读也罢。 

发表评论

你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被标记为 *

*